快捷搜索:

自带话题感 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局8.4分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局8.4分,宁静、张雨绮、伊能静你“pick”谁?

在没有微博热搜的日子里,芒果台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依旧爆了。上周末,节目第一期在无官宣、无定档的情形下忽然开播,截至今朝,点击量已跨越4.3亿次,5.4万网友涌入豆瓣评分,开局分数高达8.4分。有趣的是,节目上线后,还带动芒果超媒股价上涨,总市值冲破千亿元。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是一档女团选秀节目,然而,参赛选手并非初来乍到的演习生,而是30位功成名就的“姐姐”。节目组可谓下足血本,宁静、伊能静、黄圣依、张雨绮、万茜……演员也好,歌手也罢,争取成团位的姐姐们年岁从“30 ”到“50 ”不等,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,比如52岁的伊能静已经出道36年。

从《创造营》和“火箭少女101”开始,近两年,女团选秀风生水起。前段光阴就有爱奇艺的《青春有你2》与腾讯的《创造营2020》相互打擂台。此类女团综艺,险些都是“年高德劭”的资深导师从靠近素人的演习生中选出女团成员,进而成团出道。女团综艺成为年轻靓丽的女孩子们迈向娱乐圈的第一步。

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则不然。节目从一开始就自带话题感。等待成团的姐姐们既有个性又强势,与由黄晓明、杜华、赵兆、陈琦沅组成的打分组比拟,显然是翻转了本来由导师团定义的权力关系。

自带“气场”的姐姐们体现出对规则的不屑一顾。比如,导演组让宁静自我先容时,她天经地义反问:“还要先容我是谁?那我这几十年白干了。”第一期里,在选手们亮相前,身为“成团见证人”的黄晓明更是“求生欲满满”,挨个周旋于姐姐们之间,力争一碗水端平,并且不停强调,参加这档综艺,对姐姐们来说是“加分项”。

与时下盛行的偶像养成类团综比拟,这档节目显然一开始就出奇制胜。“姐姐们”出场前,节目组打出的口号是“三十而励”与“三十而骊”。以往,年岁是娱乐圈女演员避之不及的话题,年轻的小花层出不穷,步入中年的女演员开始面临没戏演的为难处境。而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横空出世,“30 ”的女演员、女歌手坦然讨论年岁与出道年限,以致不避讳离婚或“歌红人不红”等话题,在一模一样的偶像式女团里,让人看到不一样的女团可能性。

或者说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开局的成功,着实投合了不雅众对付综艺节目的另一种等候。功成名就的姐姐们带着代表作,从新站上舞台,竞争“C位”,她们比素人、演习生更游刃有余,也更认识舞台。当她们从新回到比赛场,与评分组或导师团隐然形成中分秋色之势,这就天然构成了节目的抵触点与冲突点,即不雅众喜闻乐见的“看点”。

第一期中,每位上台的选手都没有彩排。当穿戴富丽婚纱的黄圣依站在舞台上时,她直接对节目组提出了要求——“停一下,耳机里面太大年夜声了,停一下,耳机的腔调稍微小一点。”歌手丁当对终极得分不满,她选择在微博上“喊话”杜华:“无论姐姐们抱着什么心态,本色上它仍是一场比赛。但当我听到获低分的来由竟然是‘唱得太好了’,我和不雅众姐妹们一样也是满脸问号。”

某种程度上,比起偶像养成类综艺里选手们直接“屈服”的姿态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的选手们,更像是“乘风破浪”或很多自媒体形容的那样——“兴风作浪”。

当第一批“90后”开始迈入30岁的大年夜关,这批不雅众对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等候,折射出当下年轻人对“年岁焦炙”的抵抗。三十而立,姐姐们不再装可爱,不再装嫩,不再用不成熟掩饰自我;而是展现出果敢、自大、乐于寻衅的一壁,这当然很“圈粉”。

话题回到综艺本身。当竞争出道位的选手们变成自带粉丝、自带流量的姐姐们,节目的平衡问题随之而来。

仅从第一期来看,“成团”标准显然隐隐不清。歌唱功底好的丁当仅得分75,杜华给出的来由是“唱太好了,不得当放团里”;唱跳俱佳的金莎本是标准的女团模子,却被评价为各方面均衡,但“普通俗通”,也让网友直呼“迷惑”。导师团既想投合节目定位,打造一个“不一样”的女团,又在遵照“看颜值”等女团标准,朝三暮四的打分标准,显然无法服众。

从当下来看,这档综艺的等候值已经被架在高处,后续能否延续开局的上风,选出匹配“乘风破浪”四字的女团,不雅众拭目以待。(张熠)

滥觞:上不雅新闻

转自人夷易近网

责任编辑:虞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